「社会达尔文主义」是错的吗?

知乎日报 乘桴 189℃ 评论

「社会达尔文主义」是错的吗?

图片:《帝国的毁灭》

乘桴,生物学本科/新闻学双学位/法学研究生

是错的。

先来普及些基础概念。不同生物在进化(演化)过程中所采用的策略是不同的,1967 年,生物学界首次将生存策略分为r 策略k 策略这两大类,分别代表了两类不同生物应对环境的模式。

r 策略物种的特点是生命周期短,体型小,繁殖快,每次生育留下的后代数量多,存活率也低。代表动物是昆虫,它们大量繁殖,大环境发生变化时,它们不会采取什么积极策略,而是依靠大量繁殖后代产生变异。比如气温变冷了,它们不会用高端的方式御寒,而是生下好多后代,后代中不耐寒的就死了,产生耐寒特性的极少数存活下来,通过极高的繁殖速度生下一大堆同样耐寒的后代,这样一来种群就成功应对了气候变冷的危机。

k 策略物种的特点与 r 策略相反,通常来讲,k 策略物种生命周期较长,体型较大,个体的能力比 r 策略要高,但繁殖较慢,产生的后代数量也较少。代表物种就是我们人类。当发生环境变化时,k 策略物种会积极应对,与 r 策略有很大不同。气候变冷了,人类会去搭建房屋御寒,会剥动物毛皮制作衣服,会生火、会群居降低生活成本,而不是像 r 策略物种那样硬生生拿大量后代的生命去抵抗。

极端的 k 策略和极端的 r 策略物种都很少,大部分物种处在两者之间的连续谱上。而人类毫无疑问是目前现存的所有地球物种中最接近 k 策略一端的。当然,即使是在人类身上,有时也会表现出 r 策略的影子。比如艾滋病是一种非常麻烦的疾病,但是,世界上存在极少数人,他们由于Δ32 变异(暂不具体科普),无法患上艾滋病,艾滋病毒对他们来说完全没有影响。与此同时,人类也在与艾滋病抗争,从发明鸡尾酒疗法,到 08 年有艾滋病患首次被成功治愈(极难,简单来讲是一个艾滋病人得了白血病,清除所有骨髓后移植Δ32 变异的骨髓,彻底清除体内艾滋病毒,此疗法成功率极低需要机缘巧合,下次有空再来科普),到现在科学家在一步步寻找艾滋病有效疗法,这中间是人们依靠医学手段应对疾病的策略,把 k 策略玩得出神入化。

思维稍微正常的人都会明白,面对艾滋病,人们应采用 k 策略,通过医学手段寻求治疗方法,而不是像 r 策略物种那样,让所有人都去死,只让 Δ32 变异不会得艾滋的人活下来,通过那群人繁殖来让人类整体免疫艾滋。此时 r 策略应用在人身上实在是太荒谬了。

可笑的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犯的就是这种错误。人类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筚路蓝缕好不容易把 k 策略玩到地球物种顶峰,我们建立了人类社会,建立了科学体系、文化体系,通过社保、医学、教育等等一系列其他物种绝对难以企及的 k 策略,应对危险、开拓生存空间,这才建立起当今了不起的人类文明。可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告诉大家,不要用 k 策略了,快用 r 策略吧,有了病别治,快去死,被淘汰就没病了。有人笨,采用 k 策略应该是以教育、社保等手段让他们生存下去,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却说笨人赶紧被淘汰吧。

南宋时有一句话“人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这是宋人被金人打得太惨,用这种调侃表达无助,你一狼牙棒打下来,我只好用头硬抗了,天灵盖不够硬就被砸死,哪天有人进化出铜头铁脑,人家一棒下来反倒能弹回去,这就厉害了。要求把 r 策略运用到人身上真的只是这种无奈的黑色幽默,如果一本正经主张这种观点,不光蠢,而且坏。

舍自己 k 策略之长,用 r 策略之短,还自以为掌握了达尔文主义,实在太荒谬了。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给自己灌上这个名字简直是对达尔文的玷污。

因此,从原理上来说,社会会达尔文主义完全不成立,但是有人难免会自创理论,r 策略与 k 策略同时用不行吗?你一边发展教育发展医学,我一边淘汰一部分人,这不是更快吗?所以,我讲完原理还是得从后果角度谈谈社会达尔文主义有什么不好。

首先要明确,由于环境总在变化,某一时间段内局部的最优解,未必等于未来整体的最优解。

外界都是竹子,熊猫专一地只吃竹子看起来可能是个优势,一旦环境稍微变化,竹林被分隔开,只吃竹子的熊猫就难以走出竹林,生存地越来越狭隘,将一步步走向灭绝。

古时女人常被当成生育的工具,人们觉得丰乳(哺乳优势)肥臀(骨盆大容易把孩子生下来)的女性是好的。若是我们早先只按适合生育一个维度进行淘汰,只剩下丰乳肥臀的女性,那么今天女性生产力一步步解放,需要不同女性用不同的能力从事多种多样的工作时,单一化的女性就难以应对了。

不要让自己的演化走向这种死胡同,死胡同里的东西看似有优势,要是一头扎进去难以转身,下一步就走不动了。

环境重大改变时,基因多样性的种群才更容易生存下来,今天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特点可能就是明天人类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社会达尔文主义自以为将劣势种淘汰,就能换取当前时刻社会的最优解,其实也淘汰了大量中性的基因,缩减了基因的丰富度,让人类难以适应未来变化的环境。

人类社会分工明确,在多元化的环境中,你很难界定,究竟哪些个体是劣势种。你觉得残疾人是社会的负担,可是残疾人中有霍金这样的大科学家,有史铁生这样的作家,他们尽管残疾,但都是人类文明中了不起的明珠。你觉得蠢人应该被淘汰,但是我们没有办法界定什么叫蠢,所谓智商测试测得也只是符合智商的表现,而非智商本身。一个脑力弱的人,可能擅长协调群体间的关系,或者在独特的领域有着自己的天赋。在人类社会这样多元化的环境中,衡量的标准也是极为丰富的,脑力、体力、情商、音乐、技巧……我们没有办法说谁是劣等的。

黑人骨密度大,鼻孔短适合进气,激素分泌也比较独特,一部分人的身体可以自己产生类似于兴奋剂的物质,非常适合跑步爆发,因此在田径场上是绝对的统治者。可是正因其骨密度大,在水里浮起来更困难,因此游泳赛场上极少看到黑人。每个人种,或者任何个体都有自己独特的特点,在某种环境下是优势,在未来或者在其他地方就是劣势,请勿粗暴将人类划分优劣。

强行定义出“劣等”的事在人类历史上发生太多了,纳粹认为犹太人是劣等的,实行种族屠杀,给人类文明造成巨大损失,“劣等”的爱因斯坦离开了,帮美国造出了原子弹。今天实际存在的种族歧视也激化了矛盾,带来了巨大问题。而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丝毫不为此感到愧疚,反而拿自己浅薄的思想扭曲达尔文的理论,粉饰自己错误的观点。我必须指出这种错误。

其实,“进化”这个词是中文的一种误译,evolution 这个词翻译成“演化”更恰当,“进化”听起来规定了一个明确的前进方向,凭借自己一知半解的偏执强行定义出了“优”与“劣”,并将这种莫名其妙的优劣强加在他人身上,实际上物种的发展根本不是这样,一切都在在冥冥之中演化进行。

希望看完这篇回答的人能明白社会达尔文主义荒谬在哪,下次如果再遇到有人持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观点,请指出他的谬误。

转载请注明:微图摘 » 「社会达尔文主义」是错的吗?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