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编怪谈:俩兄弟为争家产互相伤害,外人乘机得利,幸得高人相助,化解危难

胖编怪谈 胖编怪谈 122℃ 评论

俩兄弟为争家产互相伤害,外人乘机得利,幸得高人相助,化解危难

胖编怪谈:俩兄弟为争家产互相伤害,外人乘机得利,幸得高人相助,化解危难

话说旧时,米乡村有个米商叫孙万贯,平日靠着收购米乡村方圆百里的大米,再倒卖到外地赚差价,赚了不少钱。

家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是双胞胎,出生时可乐坏了他,两人也都很聪慧,可惜三儿却在八岁那年掉入湖中,成天傻呵呵的,本来孙万贯就因为生三儿的时候其母亲难产死去了,对他就不待见,这下傻了,就更不喜欢他了,也就每年在年宴上见他一次,平日里都不会关注三儿。

其大儿孙万,三岁习画,八岁就能将名家之作模仿的惟妙惟俏;二儿孙贯:四岁开始习诗,年至十二便可背诵各类诗集。但二人更擅长经商之道,开发笼络客户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孙万贯渐而将管理米行的权利下放给二人,自己坐享清福,不再为世俗之事操心。可这么一决定,就出乱子了,大儿和二儿开始争名夺利,谁也不肯退一步,火药味十足,幸而二人都没有做出让米行利益受损的事情来。

直到某次工部派人前来视察,来人是工部尚书最疼爱的小儿子纪岚风,这可让他们兄弟二人都动了坏心思,都想着讨好尚书的儿子,这样就可以压倒对方,获得米行的全部权利。

胖编怪谈:俩兄弟为争家产互相伤害,外人乘机得利,幸得高人相助,化解危难

某日夜晚,老二晚上悄悄的跑去纪岚风住所,登门拜访他,表露出想要获得他的支持,纪岚风人虽小,但在官场混了那么久,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马上就暗示孙贯自己想要好处。

孙贯一看有戏,说分他五个点,尚书儿子当场眉头皱了一皱,转身就要走,并叫家丁送客。老二见此状,哪里还不知道这纪岚风嫌少了,暗想自己辛辛苦苦也才十个点赚,又想到只要自己获得米行的全部权利,把孙万的分层拿过来就行了,心一狠,赶忙叫住纪岚风,表明自己愿意给十个点的分成得到他的支持,纪岚马上和颜悦色的答应了,立字据,还邀他过夜再回,二儿怕被老大知道自己前来找尚书儿子,便谢邀。

不久,纪岚风视察就快结束了,孙万贯邀请纪岚风做客,纪岚风欣然前往,吃完饭,老大主动谈起了米行权利的问题,认为为了米行的发展是时候选出一个合适的人了,还不时向老二倨傲的使眼色。

老二见了,心里暗暗窃喜,有纪岚风的支持,我还怕被你夺权嘛,你这是在为我做嫁衣。

胖编怪谈:俩兄弟为争家产互相伤害,外人乘机得利,幸得高人相助,化解危难

孙万贯看了看两个儿子,无法抉择,就问了问纪岚风觉得谁合适,纪岚风微微一笑说道:“我觉得都合适,两位公子都很优秀,要选谁孙老爷子自己决定就行了,不用问我。”

老二瞬间就蒙了,不是说好了的嘛,并且立下字据为证,纪岚风会支持自己的,怎么变成怎样了,心里暗暗将纪岚风恨上了。

这时纪岚风又开口说道:“不过,我现在手里有个东西,需要孙老爷子看看,没记错的话,是你的两个爱子签署给我的,可惜他们都给了十个点的分成让我支持他们,我就只有都支持了,哈哈哈,老爷子对不住啊”,说话还不忘嘲讽的看着老大老二。

他两此刻才明白自己两人都去找了纪岚风,结果两人都被耍了,现在将米行盈利的钱几乎全部给了尚书儿子,米行离垮台怕是不远了,两人都顿时心灰意冷,孙万贯听后,也气的话都说不出,只能看见他的手指不断指着纪岚风。

纪岚风不断的挥舞着两张字据,看见孙万贯父子三人如此,心里越发得意。此时却突然从后面冲出个人来,将字据抓走,并手舞足蹈的叫道:“吃饭了,吃饭了。”之后一口就将字据吞了下去。

纪岚风这才反应过来,叫人赶快把字据抢回来,四个手下赶忙上前,抓住此人,死死按住,好不容易将字据从嘴里扣出来,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了,并且好少了半截。

纪岚风见此,知道自己这是分不到钱了,脸气的铁青,叫下人使劲的打,这时孙万贯赶快走上来,跪求尚书儿子,说这是自己三儿,从小就傻了,他不是故意的。

纪岚风哪里肯就此罢手,他还想获得利益,装作没听见,孙万贯知道纪岚风是要财,看着三儿被打,虽然自己不喜欢他,但也是心头上的肉啊,刚想开口说自己愿意按照早先字据上的分成给你。

却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道雄浑声音,“老幺,挺威风的啊,来到我的地盘都不来见见我这个大哥。”一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

纪岚风还未开口,他又开口说道:“孙宁,不要装了,这四个小杂碎你还解决不了嘛?”

只见孙万贯的傻儿子突然爆起,只用了四下就将纪岚风的四个下手打趴了。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王兄见笑了,还请王兄收拾一下残局”

魁梧男子爽快的答道:“没事,下次你请我喝酒就是了”随后一把将纪岚风抓住带走了。

纪岚风知道自己完了,老爹虽然最疼爱自己,但是今天这事要传到父亲那去,怕是要脱层皮。但这又是自己最怕的大哥,心里想想就是苦,不就是收个钱嘛,怎么遇到这么多事,暗想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

反观孙万贯家,三人见孙宁此刻的风度翩翩,温文儒雅,和平时那个傻乎乎的孙宁形成鲜明的对比。老大老二见此,再想到他两做的事,都羞愧的埋下头。

孙万贯问起为何这样,孙宁只是盯了老大老二一眼,他两都被盯到目光闪烁不定,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模样。随后收回目光,笑道没什么,一家人好好的就好了。

孙万贯笑着连忙点头表同意,这越看三儿越喜欢,准备将家业全权交给他,再看看老大老二,不禁怀疑自己以前是眼瞎了。

但次日,孙万贯再寻孙宁时,人已不见终影。

于一山头,有个盘膝而坐的鹤发童颜老人在一人对弈下棋,然后突然停了下来,开口道:“你八岁那年,被你大哥二哥所害,差点淹死,幸被我所救,我授你修道之法,你却装疯卖傻十几年,我还以为徒儿你是要报复他们,没想到你还救他们一次。”

“无论如何,人无事便好,母亲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只见这男子将头缓缓抬起,并开口回道,这不就正是孙宁。

(故事完)

转载请注明:微图摘 » 胖编怪谈:俩兄弟为争家产互相伤害,外人乘机得利,幸得高人相助,化解危难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