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编怪谈:男子祭拜母亲,坟旁却出现写着自己名字的墓碑,差点被吓死

胖编怪谈 胖编怪谈 133℃ 评论

故事:男子祭拜母亲,坟旁却出现写着自己名字的墓碑,差点被吓死

胖编怪谈:男子祭拜母亲,坟旁却出现写着自己名字的墓碑,差点被吓死

话说旧时,在资州县有个秀才,叫薛礼。这薛礼从祖爷爷那代开始,一代单传下来,都是秀才,也算资州县的一段佳话。

但在薛礼幼时,其父多次乡试落榜后心灰意冷,于风雪交加的夜晚外出,自此再也没有回来过。薛礼从小立志要完成父辈们的心愿,每日三更睡五更起,终考起功名, 在殿试上受到皇帝赞赏,留京为官。

薛礼从小被母亲养大,深知贫困人家的苦,所以为人正直,清廉,不愿与其他官员沆瀣一气,因此遭受排挤,多次被贬后,回到资州县当县令。

这一当就是十二年,期间多次立功,但都被上级抹掉功勋,终日郁郁寡欢,有雄心壮志却不得施展宏图的机会,经常饮酒为乐,年末薛礼母亲去世,更受打击。

次年,京城二品大官纪逸办事回京,路过此地,薛礼身旁有谋士说:“大人,你屡次立功都被抹掉,就是因为上面没人打点,现在纪逸大人在此,这可是一个升官发财的大好机会啊,你一定要把握住啊。”

胖编怪谈:男子祭拜母亲,坟旁却出现写着自己名字的墓碑,差点被吓死

薛礼暗想,自己仕途坎坷,没有施展雄心壮志的机会,我虽不愿去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但我去见见纪逸,送点东西也好,至少有个面缘。派下人将自己这十几年存下的供奉带来,送给纪逸。

纪逸见后眉头一皱,略露嫌弃之色,随后招手唤来一亲信,让其留下跟薛礼谈谈。

纪逸停留片刻休憩后,就启程回京了,留下亲信。纪逸的亲信在此地,仗着纪逸的名头,欺男霸女,强买强卖良田,赚取了不少钱财,薛礼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清明时节祭拜母亲,刚摆好祭品,插好香蜡,却见母亲坟旁有一块石牌,上刻吾儿薛礼之墓,薛礼弓步上去想将其砸碎,却突然被风刮走,暗想鬼魂才会身轻如绒毛,风吹即走,难道自己已经死了。

“没错,你已经死了”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薛礼闻声观四周,却不见人影。

片刻出现个黑脸长须,身穿白衣的人,站在薛礼面前。

薛礼惊退,问:“你是何人?”

胖编怪谈:男子祭拜母亲,坟旁却出现写着自己名字的墓碑,差点被吓死

长须男子笑道:“我是谁你不用管,但你还知道你是谁嘛?”

薛礼正气昂昂的说道:“我乃朝廷命官,资州县县令薛礼”

长须男子讥笑道:“薛礼早就死了,薛礼早在拜访纪逸时就死了,而你,也快死了”

薛礼:“荒谬,什么叫薛礼早就死了,我不是在这儿好好的”

“非也非也,薛礼早就死了,心都变了人还怎么活”长须男子说完,薛礼就被一阵风吹过,回到母亲坟前。

这时又出现了一个女子,担忧的道:“天哥,你这样对礼儿,他能懂嘛?”

黑脸长须男子,此时已变成了一个中年书生模样,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雪夜外出,被卷入一个漩涡,醒后莫名其妙成为了此地鬼怪小头头,才有机会让你留下,不去轮回转世,再跟礼儿说多了,天机泄露过多,我们一家都会遭受雷劫啊”

话毕,空间里只留下长久不息的叹息声。

薛礼一个恍惚回到母亲坟前,回想刚才的对话,对这事有点迷糊,然后又仔细想了想自己这段时间的做法,恍然醒悟,自己真的违背了初心,跟死了有什么区别,跪拜母亲后会府邸,辞去县令一职。

新任县令上台后,与纪逸亲信直接合伙,压迫百姓。不久,朝中政党局势突变,纪逸被判死刑,其党羽也皆被判受刑。

薛礼知后,不由得后背惊起冷汗,同时也庆幸自己逃脱一劫。(完)

转载请注明:微图摘 » 胖编怪谈:男子祭拜母亲,坟旁却出现写着自己名字的墓碑,差点被吓死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