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编怪谈:男子全身皮肤变成蛇皮,请来仙婆出马,才知是被蛇妖附身

胖编怪谈 胖编怪谈 179℃ 评论

胖编怪谈:男子全身皮肤变成蛇皮,请来仙婆出马,才知是被蛇妖附身

故事:男子全身皮肤变成蛇皮,请来仙婆出马,才知是被蛇妖附身

道上,狐黄白柳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今天我就给大家说个黄家的故事。

50年前一个农村的小山沟里,迎来了一个小生命,但是孩子的妈生下孩子之后就难产死了,是孩子的姥姥把孩子拉扯大,并给他取名宝柱。

姥姥是下塘村有名的出马弟子,什么叫出马弟子?就是靠仙儿吃饭的人,道上没有人会不给个面子。

“宝柱啊!慢点跑,晚上早点回家吃饭啊!”

宝柱回头一看,答应了一声就跟着几个小孩往村外头跑。

“宝柱!我妈说了,是你把你妈克死了,我妈不让我们跟你玩,对不对啊!”

一时间,所有的孩子都应声说对,宝柱面色难堪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小伙伴:“你们骗人!我妈才不是我克死的!你们再这么说,我回去告诉我姥姥去!”

所有的孩子一哄而散,边跑嘴里还唱着他们自己编的顺口溜“下塘出了个李栓宝,大名叫个李宝柱,天生下来不会哭,一哭孩子会走路!”

宝柱看着他们明显的就是不想跟他玩,于是愤愤的回了家,经过家门口的时候,还把邻居家的鸡窝捅了,宝柱姥姥出门一看,这小祖宗又在捣乱了。

胖编怪谈:男子全身皮肤变成蛇皮,请来仙婆出马,才知是被蛇妖附身

“栓宝!你怎么回事!姥姥说话都不听了是吧!”宝柱一看姥姥急了,忙把捅鸡窝的棍子给扔一边了。

“臭小子!你捅的人家鸡都不下蛋了!你还上人家家去捣乱去!看我回去不打死你的!”

姥姥刚提溜着宝柱的耳朵进了门,门口就传来一个叫声:“李半仙在家吗?”

姥姥回过头,就看见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妇女站在门口忐忑的看着门里。

姥姥应了一声“什么事啊?”

那女人连忙跑进来“您就是李半仙吧,我男人不行了,您能给看看么?”

姥姥松开宝柱的耳朵看了看女人的身后“人呢?抬进来我看看。”

女人连忙应了几声就出去喊人了,不一会两个男人抬着一个担架就进来了。

等那两个男人把担架放到地上,姥姥才上前去看了看那个担架上的那个男人,宝柱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也凑过去看了看,这一看,吓了他一跳,这哪还是人啊,这身上,脸上都烂了,身上一层一层的皮啊,一碰还掉。

姥姥皱了皱眉“上塘的王半仙家你去了么?”

那女人道“去了,就是王半仙说压不住,这才来找您的,您可以定要把我们家男人给救活啊李半仙!”

姥姥摆了摆手“人都抬进来了,我就没有不救的道理。”

胖编怪谈:男子全身皮肤变成蛇皮,请来仙婆出马,才知是被蛇妖附身

随后姥姥让姥爷给她准备她要的东西,什么大红布,糯米,油灯,桃木剑一堆,宝柱对桌子上的那对东西没兴趣,他只对那个躺在担架上的男人有兴趣,一个人怎么能烂成这样呢?

姥姥让人把那个男人放在院子里的一个椅子上,然后自己坐在对面“哪里的,敢不敢报上名号?”

只见那个男人眼睛一瞪“老子有什么不敢的!青峰山上,黑蟒大仙是也。”

姥姥嘴角带笑“成事儿不过几百年也敢叫大仙?你可知磨人的后果是什么?”

那男人一听这话蹭的跳到椅子上,双手攀着椅子“是他自己自作孽,我本可以在修炼,结果这个不知死活的男人上山把我打死了!你让我怎么咽下这口气!”

姥姥也不再客气“生命自有定数,一切都是天注定!今日老仙我就问问你,到底出不出来!”

那男人哈哈一笑“那就看你有什么本事了!”

姥姥站起身,一只手掩面,一只手掐了个兰花指“我柳三娘的面子你给不给?”那声音分明就是个妙龄女子的声音。

说完还没两秒,姥姥就又变了个声音“我黄二爷的面子,你也不给?青峰山是我的地盘,你在我的地盘上成事儿,还想撒野!”

看那男人的样子,一听是黄二爷接着就怂了“二爷您也来了,这事您给评评理!真不赖我磨他,是他自己太作孽了。”

姥姥听了直皱眉“行了,你也别说了,念你修行不易,在下边开个堂口,立个碑吧。”

一听这话,那男人马上就喜笑颜开了“谢谢二爷!”

随后就见姥姥身子一软,拱了拱手“恭送黄二爷,柳三娘!”

过后就是姥姥给那个蛇理了个堂口,让那个男人拜了那个黑蟒仙。那个男人在宝柱家住了一天,第二天身上的鳞片就都掉了,还一直说自己做了个梦,梦见一条大蟒蛇。

从此之后,那个男人再也没有来过。

(故事完)

转载请注明:微图摘 » 胖编怪谈:男子全身皮肤变成蛇皮,请来仙婆出马,才知是被蛇妖附身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