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山里是什么样的体验?

知乎日报 晚霞中的灿烂少年 18℃ 评论

住在山里是什么样的体验?

图片:Schwoaze / CC0

住在山里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晚霞中的灿烂少年,我在寻找一个开满百合花的大峡谷

人在山里,刚下吊床。

这一片大山里仅我一个代言人,就不匿了。

我家依山而建,坐东朝西,后山上是四季常青的松树,每天可以看到太阳在西边落下山头。晚饭过后,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搬来椅子在院子里躺着,欣赏对面远山的晚霞。

大山里很宁静,树木繁多,水也很清澈,空气清新,我超爱这里的。

我翻过很多山,也爬过很多树,逮到过蜻蜓,也掏过鸟蛋,下河学游泳,提刀割树皮,我的大多数回忆都与这片大山有关。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挖井而饮,月下闲谈,这是山里人的平常生活。

现在的山里有宽带、信号很好,电力也很充足,并且村里有小超市,还能领得到快递,生活很方便。

但我还是更想向你们讲述从前大山里的生活。

在我小的时候,还是坐手扶拖拉机去乡里赶集,后来修通了公路,建的那一条公路挖掉我家院边缘的三棵沙梨树和一棵木菠萝蜜,为防止我家院子塌到公路上去,他们给我家建起一面厚厚的打洞墙。

我的童年就是各种爬树和采摘野果,也跟着我奶奶去山林里找钱。

挖药材、剥树皮,回来后晒干,在街天搭三轮摩托车去乡里卖给药材商。

那时,山里的小溪中,稻田旁的大水沟里,鱼虾都非常多,我们经常堵住上游,然后往外泼出半桶半桶的水,水差不多干就可以抓小鱼小虾,这些小鱼虾回家用猪油一炸,非常美味可口,我可以多吃一碗白米饭。

在大山里生活,我最怕的动物就只有两种,一是蛇,二是毛毛虫。

从前,我家附近人烟稀少,其他人还在老屯区生活,未迁出来,我家三面是郁郁葱葱的树木,蛇非常多,我在院子里见过多次,也在房子里见过两次,一次是在厨房的水缸里,或许是夏天太热了,它想洗澡。

另一次是在我房间里,我在床上发现它在地上爬,可能是从厨房的排水口进来的,我喊来父亲,将蛇捉了,第二天炖汤。

自那两次之后,我家除煮饭炒菜外,都用红砖将厨房排水口堵住。

毛毛虫也是让我很害怕的动物,我体质比别人敏感,一旦沾上虫毛,我能痒上半天,并且还能传染,用手挠痒后,再碰到其它部分也会发痒起小肿块。每次我都要涂风油精止痒,或者是用生姜在身体上擦拭。

山里的蚊虫也很毒,但被咬后只是痒一会儿,毛毛虫无疑更可怕。

在大山里生活,蚊帐必不可少,即使挂蚊帐也偶尔会有一两只蚊子能从小孔中钻进来,听到它在脸边盘旋的声音,就只能强行清醒过来,开灯,双掌一合,拍死它。

南方天气炎热,山里冬天都还有蚊子,周围树木多,夏天到处是蚊子,不点一盘蚊香都不敢在院子里吹风。

夏夜里,房外的虫鸣声和蚊帐外的蚊子嘶吼声交织在一起,在大自然的交响乐中,躺在凉席上慢慢入睡。

山里动物很多,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我经常见到癞蛤蟆、壁虎、蜘蛛、蜈蚣、麻雀、老鹰、松鼠、蜻蜓,蚂蚱、蟋蟀、螳螂等等我认识的动物,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动物。

野果子也非常多,野草莓、桃金娘、番石榴、木竹子、豆梨、白饭果、无花果等等,更多的是叫不出名字的果实,看见别人吃我也就吃了。

住在山里,光污染不严重,常可以看到瓦蓝蓝的天空,在晴朗的夜晚里,一抬头,满天都是忽明忽灭的星星。夏天的夜晚,萤火虫在周围飞舞。

从前,用水不便,要去山底挑泉水,后来是使用水泵抽水上来,不过电压低只能在晚上村民们睡觉的时间抽水,现在电力充足了,可以随时抽运山泉水到房顶的水塔里。

我们在山里生活,自己种菜种瓜,地盘大还可以在房前屋后种花。

山里的稀罕物很多,藤根可泡酒,野姜当佐料,松菇可制汤,野菜能煲粥,我皆一一尝试过。

夏天因为树木多,山里并不是很热,在树荫下吹风、听蝉鸣,非常惬意。

晚上,远处林子的乌儿在鸣叫,误呜~

遇到雾雨天气,大雾锁山,一推开房门,白茫茫一片,仿佛置身仙境之中,还有一丝恐怖的气息。

这个时候进到深山里,行走在杂草丛生的小径上,没一会儿裤腿就被打湿了,若是不小心还可能会迎面撞上一张蜘蛛网,蛛丝贴在脸上,粘缠在头发上,心里很不爽。

在山中生活,亲近一草一木,感受大自然的气息,看四季的变换,纵情山水,在大山清静的环境之中,内心也慢慢变得沉静。

2021.2.20。此文将长期更新。


今天早上,我与父亲去自家林子里给杉树苗施肥,约 1500 棵,忙活 4 个多小时。

骑着摩托车冒着大雾出发,去 2 公里外的林子,我穿着短袖感到微微凉。

我家的树林就在公路旁边,岔路口是进隔壁屯的水泥路,路口有监控。

山顶上雾气蒙蒙,杉树叶上有白露,在树与树之间看到几张蜘蛛网,小蜘蛛看到我在拍它,在蛛网里乱爬。

白雾茫茫,远处的山被笼罩在大雾之中,看不清全貌。

父亲负责往坑里撒复合肥,一棵一盅,他撒好后我就马上在后面用锄头将坑填平。

杉花是短条状的。

松花是长条状的。

山上有很多鸟儿,它们飞到枝头上,又飞到电线上,鸟鸣声不断,仿佛是在给我们劳作伴奏。

这一条电线是从隔壁镇拉过来的,本镇停电时,村里就会使用这条电线。

电线下不允许种植太高的树木,所以我们选择种植油茶果树。

下面这一棵树,果子成熟后是黑色的,上图中那些鸟儿很喜欢吃这种果子,童年时我养过一只鸟儿,就喂过它吃过这种树的果实。

养至熟悉后,在树下吹口哨,它便立刻飞落到肩膀上。

下面这棵枝繁叶茂的树,树皮很有药用价值,年幼时,我跟着奶奶在山里面到处寻找这种树。我们在树身上各割两个圈,中间再划割一条线,用砍柴刀挑开树皮,就可以将树皮剥离出来,背回家晒干,街天时拿去镇上卖给药材收购商。

树林里的松树桩,已被野猪拱得稀烂,就为了啃食树桩里的几只大肥虫。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来听一下大自然的音乐。

下山时在路边看到一丛酸藤子,果实还是青色的,它成熟后是红色的,熟透后则是黑色的,吃起来的感觉酸酸甜甜。它的叶子也是可以食用的,酸。

回家之路,公路旁一片绿意,骑行在树荫下,格外凉爽。

回到家里,开热水器洗个温水澡,吃午饭,躺在吊床上听鸟鸣,更新一下回答,下午看书,晚上练字。

转载请注明:微图摘 » 住在山里是什么样的体验?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