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我的师傅老班长

知乎日报 高远 38℃ 评论

小事 · 我的师傅老班长

图片:Oregongal / CC0

你曾经被哪些事情弄的莫名感动,那种情愫还难以名状?

高远,读过几年私塾,入过几年行伍

师傅今年年底就退休了。

他是我带教师傅,从刚入职到如今三四年过去了,从初出茅庐到独当一面,确确实实教我很多,很严厉,也很慈爱。

五十八岁,和我父亲年纪相仿,待我也如同己出。骂过我,踢过我,帮过我,护过我。

当初我刚大学毕业进来的时候,听说我当过兵,硬生生从别的部门把我抢过来。后来得知,他是越战老兵,知道我在的武警部队在改隶前隶属三十八军后,专门向领导点名要我。

要来后打量了我半天,点着头笑眯眯的拍拍我的肩膀,「嗯,壮实,像咱万岁军的人。」

三十多年前,他也是万岁军的人,我的嫡亲老班长。

这么多年来,师傅一直保持着军人的标准,雷厉风行,话不多,言必行,行必果。

刚入职,我难免做事出错,师傅一遍遍教,一遍遍骂,我依稀回到了新兵的时候,骂完了接着教,做不完美了接着骂。从不心慈手软,有时候还会动手给我两下子。

我心里想,这老头可能也有更年期吧。

严厉是他,护我的还是他。

有次我做报表出错,这事儿闹得有点大。部长专门过来,狠批我一顿,点名要处分我。师傅在旁边冷冷地对着部长说「小张,你听好了,错是他出的,人是我教的,处分小高的话,老子辞职不干了。」

师傅德高望重,公司元老之一,用「倚老卖老」的方式硬生生的把部长顶了回去,天大的事儿大事化了,对我大手一挥,轻描淡写的对吓得瑟瑟发抖的我说「没事,下次注意。」

师傅知道我是外地人,逢年过节的时候总会把我叫过去去他家吃饭。知道我爱吃面食,还让师娘专门给我买了馒头。师傅喝酒爽快,和师傅喝酒能找到部队时候的感觉,喝大了时候兄弟相称,畅聊三十八军的往事。

师傅部队情结很重,家里的摆设,床头的贴画都和毛主席有关,就连微信头像都用的当年的参军照。

师傅带我喝过一次让我终生难忘的酒。

师傅和老战友们每年八一的时候都要聚会,一六年的时候,师傅把我带了过去,向他的老战友介绍我,老战友们得知我和他们是一个部队的,「亲切的」每人灌了我一杯白酒。自认为酒量还可以的我,喝吐了三次。

酒到尽兴处,他们在酒店包厢里敲打着碗筷,一遍遍的齐唱红歌,高亢的歌声里诉说着当年激情燃烧的岁月。

再也没有这样的感情,虽然我也当过兵,但经过战火洗礼的他们的那种战友情,显得尤为动人。

师傅从来不会缺勤。

在公司几十年来从来没有缺勤过一次。

但半个月前的一天,任何人也找不到师傅。

我打电话没人接,发微信没人回。

按理说,师傅是个对自己要求极高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缺勤。

直到当天中午十二点,师傅给我发来一条微信。

懿德厅是殡葬馆。

师傅母亲去世了。

我下班急忙赶到师傅家里,师傅一人坐在沙发上,两眼放空,血丝密布。

师傅看我过来了,点头示意我坐下,我递了一根烟,师傅颤抖着手接了过去,我给师傅点了火,师傅深深的吸了一口,整个身体都有气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师傅,只能静静的陪着他。

师傅把烟头狠狠的拧灭在烟灰缸里,一脸悲切的对我说,「小高,师傅我都知道,你不必说什么了,生老病死,是人都逃不过,只是……只是……」

师傅深深的把头埋进臂膀里,浑身都在颤抖。

我茫然失措,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去安慰一个六十岁的老人。

「只是……我不知道这一天来的那么突然,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师傅抬起头,两行浊泪顺着满脸的皱纹簌簌而下。

师傅捂脸失声痛哭,「我没娘了。」

平日里钢铁一样的师傅,现在哭的像个孩子。

看着老泪纵横的师傅,我心如刀绞,犹如自己的亲人在承受着痛苦的煎熬。我不知道也不忍心去打扰师傅,无力的安慰了几句便匆匆的告别回家了。

第二天,师傅犹如没事儿人一样正常上班。只是平时不苟言笑的他眼神里悲切了许多。

前几天师傅把我叫过去,他说这是要求也是命令,要我一定做到。

「过年一定回家,活儿交给我。」

谢谢您,师傅。

转载请注明:微图摘 » 小事 · 我的师傅老班长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