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误 · 鲁智深找张飞买肉

知乎日报 沈嗟默 84℃ 评论

大误 · 鲁智深找张飞买肉

图片:

如果鲁智深去找张飞买肉会怎么样?

沈嗟默,宝相庄严(微信号:jinlingshenbanxian)

鲁达道:“再要十斤寸金软骨,也要细细地剁做臊子,不要见些肉在上面。”张飞笑道:“却不是特地来消遣我?”鲁达听得,跳起身来,拿着那两包臊子在手,睁着眼,看着张飞道:“洒家特地要消遣你!”把两包臊子劈面打将去,却似下了一阵的“肉雨”。张飞大怒,两条忿气从脚底下直冲到顶门,心头那一把无明火腾腾的按捺不住,托地跳将下来,鲁提辖早拔步在当街上。

张飞道:“平日里俺敬你是条汉子,却如何假借经略府的名头,来欺侮俺?你若寻衅,俺张翼德却不是孬种!”

鲁达道:“你这厮莫装好人,洒家且问你,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

张飞道:“俺张飞世居此县,平日里修桥补路、救助孤寡的事也做了不少,何曾骗过金家的什么翠莲?你若不信,却问这街坊邻居来。”

众街坊皆道张飞平日里是个好人,不曾做得欺男霸女之事。

鲁达心道:莫不是我遭了奸人诓骗,错怪了好汉?手指张飞:“你且随我来问个究竟。”

鲁达便与张飞一道来到知乎肉铺门口,寻找题主。题主一看两人,吓得拔腿就跑,鲁达明白此必是心虚之故,怒喝道:“贼汉子,哪里跑。”张飞亦道:“便是你这贼人想要害我。”两人一起发足追逐,不多时节便捉住题主。

张飞大怒道:“便是你骗得鲁提辖来寻衅与我?”睁圆环眼,咬碎钢牙,题主未及开言,早被张飞揪住头发,擒到河边柳树上绑住,张飞攀下柳条,去题主两腿上着力鞭打,一连打折柳条十数枝。题主吃不住打,只得不住讨饶。

鲁达喝道:“咄!你是个破落户!若只和俺硬到底,洒家倒饶了你!你如今对俺讨饶,洒家偏不饶你!”鲁达走到柳树前,把直掇脱了,用右手向下,把身倒缴着;却把左手拔住上截,把腰只一趁,将那株绿柳树连人带根拔起。喝一声:去!扔进了河中。

众人只听得题主叫道:我再也不敢跨书挑拨离间啦!

转载请注明:微图摘 » 大误 · 鲁智深找张飞买肉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