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真的对女儿国国王动了情吗?

知乎日报 时光里的访客 17℃ 评论

唐僧真的对女儿国国王动了情吗?

图片:

时光里的访客,2022年1月知势榜成长力榜影视领域第3名。

这在原著和?86 版电视剧中有不同表现:原著中,非但没有唐僧动情的明显线索,连女王都看不出真情,感觉她也只是为了阴阳配合和生育;而电视剧中,女王和唐僧无疑都动了情。


一、小说中

第五十四回:法性西来逢女国 心猿定计脱烟花

原著中我非但没看出唐僧如何对女儿国国王动情,甚至感觉女儿国国王对唐僧都没多少情意。行文赤裸,女儿国充斥着阴阳配合的欲望,而唐僧师徒从始到终所考虑的无非是如何脱身,避免被夺走元阳,除了对手是肉体凡胎的人类,手段相对温和,尽量避免伤害对方,与其他女妖精差别不大。

女儿国国王还未见唐僧其人,便如此说:

女王道:“东土男人,乃唐朝御弟。我国中自混沌开辟之时,累代帝王,更不曾见个男人至此。幸今唐王御弟下降,想是天赐来的。寡人以一国之富,愿招御弟为王,我愿为后,与他阴阳配合,生子生孙,永传帝业,却不是今日之喜兆也?”

重点就是与男人阴阳配合,生子生孙,永传帝业的繁衍使命,至于这个男人是谁,自己是否动情,似乎根本不重要,只是后续得知唐僧丰神俊朗,更感意外之喜罢了。原著中女王当着满朝文武议论此事,毫不避讳害羞。

后面更是赤裸裸地直言阴阳配合问题,完全没人谈及感情。

三藏听说,道:“悟空,此论最善。但恐女主招我进去,要行夫妇之礼,我怎肯丧元阳,败坏了佛家德行;走真精,坠落了本教人身?”
却说那太师与驿丞不等宣诏,直入朝门白玉阶前奏道:“主公佳梦最准,鱼水之欢就矣。”
女王看到那心欢意美之处,不觉淫情汲汲,爱欲恣恣。 只见那女王走近前来,一把扯住三藏,俏语娇声,叫道:“御弟哥哥,请上龙车,和我同上金銮宝殿,匹配夫妇去来。”

是这段情节中重要的索引,原著中女王的梦发生在唐僧到来之前,更像是神仙们设计好给她托梦,以让她领受天意,促成这一难。

面对女王,唐僧是什么反应呢?取经修佛之心无比坚定,完全没有被吸引,只想脱身。

三藏没及奈何,只得依从,揩了眼泪,强整欢容,移步近前,与女主——
同携素手,共坐龙车。那女主喜孜孜欲配夫妻,这长老忧惶惶只思拜佛。一个要洞房花烛交鸳侣,一个要西宇灵山见世尊。女帝真情,圣僧假意。女帝真情,指望和谐同到老;圣僧假意,牢藏情意养元神。一个喜见男身,恨不得白昼并头谐伉俪;一个怕逢女色,只思量即时脱网上雷音。二人和会同登辇,岂料唐僧各有心!

最后脱身:

长老慢下龙车,对女王拱手道:“陛下请回,让贫僧取经去也。”

没有任何正面描写证明唐僧对女王有留恋,只有这个俗家拱手礼,不知道是不是相处中唤起了心底一丝温存,可谓原著中稍显唐僧动情的唯一线索,但即便算是动情,也只是浅浅一下,绝对谈不上刻骨铭心。

而女王受了八戒的惊吓魂飞魄散,跌入辇驾,除了惊吓读不出额外的情绪。至此,唐僧被蝎子精掳走,女王的情节结束。

想必题主的疑问来源于电视剧,其他难都是孙悟空的,唯有这一难要唐僧亲自过,正如《甄嬛传》主题曲《红颜劫》唱道:“古今痴男女(感谢评论区纠错),谁能过情关”。然而在原著中,没有多少情关的意味,最多算色关,仍由孙悟空主导,唐僧只需配合,而因为面对的是人不是妖,难度也不大。女色对唐僧没有多大挑战性,他拼命守卫元阳,似乎佛心甚笃。除了女王是人,相比妖而言更具人性,有白头偕老的美好愿望,而她的意图也不能算纯粹,说白了也是为了阴阳配合和生育的目的,和其他想要唐僧元阳的女妖精甚至没有太大区分度,毕竟女妖精们也会化作美人软语温存。


二、电视剧中

第 16 集:趣经女儿国

电视剧中二人明显动了情,女王一见钟情,唐僧在女王的攻势下也渐渐沦陷,变成了一个较为纯粹的爱而不得的悲情故事,重点落在了

女王对唐僧的爱慕源于一见钟情,此前并无什么托梦预兆,听说唐王御弟的名声只是敬仰,并非早有阴阳婚配的打算,然而见面惊为天人,直接看呆,唐僧连说了三遍“贫僧唐三藏参见女王陛下”才回过神来,而后唐僧偷瞄了女王一眼,也错愕了一下,可见唐僧也有一见钟情的苗头。

初见之后,女王陷入了深深的思慕之中,描摹情郎的模样:

日有所思,女王陷入梦境之中,注意梦境出现的时机,是在女王见到唐僧其人之后,是真情流露,而非天意设计。

一个小细节,酣睡中女王还咽了一下口水。另一个小细节,女王在正式场合服饰配色主要为红、黄色,符合王的身份,如登基、首次接见唐僧;在私下思慕唐僧、与唐僧二人相会时配色则为浅蓝色或粉色,心理上已经把自己放在王后的位置上了;最后送别唐僧时,又恢复了红、黄色。

梦境就如歌词:“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受到梦境启发,女王邀请唐僧同游御花园,展开第一次正面表白:

为什么世间还有像我们这样的孤男寡女,不能成双成对,为什么御弟哥哥甘愿守孤灯伴古佛,单宿单飞呢?

女王的表白中满含身份地位带来的孤独感,期待二人惺惺相惜。不像原著中把婚配生子挂在嘴边,把情欲淫心写在脸上。这时唐僧还是很坚定的,到了“夜赏国宝”一节逐渐被女王压制。

原著中女王是当着满朝文武议论,而电视剧中则退散她人,悄悄同太师一人诉说,显出小女儿恋爱的娇羞情态,寻求信任的长辈帮助,也没谈及阴阳配合之事,“生子生孙,永传帝业”是太师恭维所说,女王全程都是“愿得一人心”之态,没有其它精明算计。

上面主要是分析女王动情,除了疑似一见钟情,还有三个方面可以佐证唐僧动情:

1.唐僧从未拒绝女王,甚至默认

最经典的就是“夜赏国宝”这场戏:

女儿国国王:我身为女王,饱享荣华富贵。可是从未享受人间欢乐,今日哥哥到此,真乃天赐良缘。来日哥哥登上宝座,我为王后,从此双宿双飞,这不是万千之喜吗?
唐僧:佛心四大皆空,贫僧尘念已绝,无缘消受人间富贵阿弥陀佛
女儿国国王:你说四大皆空,却紧闭双眼,要是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不相信你两眼空空。不敢睁眼看我,还说什么四大皆空呢?
唐僧:阿弥陀佛
女儿国国王:哥哥,别闭上,睁开眼睛吧,你就睁开眼睛吧。
唐僧:我就是睁眼看你又能怎样?
女儿国国王:哥哥,你难道真的不喜欢我吗?今日良宵难得,你就答应了我吧。
唐僧:女王陛下,贫僧已许身佛门,并与大唐天子有诺在先,还望女王陛下放了贫僧西去,来世若有缘分……
女儿国国王:我只想今生,不想来世,今生今世我们俩是有缘分的。
女儿国国王:哥哥,你就答应了我吧。

女王说的是“人间欢乐”,唐僧拒绝的是“人间富贵”,此后连念两遍阿弥陀佛,额头沁出汗珠,可见心中慌乱,女王见状偷偷露出自信的笑容,已略有把握,直白反问道:“哥哥,你难道真的不喜欢我吗?”对此唐僧逃避了,说了两个客观托辞:与佛门、唐王有约在先,还补了句“来世若有缘分”。甚至几番推拉之后,唐僧不再拒绝女王的肢体接触。

这一段以女王的“哥哥,你就答应了我吧”戛然结尾,蝎子精突然出现掳走唐僧,此处留白,我们没听到唐僧的回答,也许设计蝎子精出现都有一些救场意味,以免唐僧真的动摇了。

2.蝎子精与女王的对比

原著中女王和蝎子精的故事有明显的先后顺序,女王的情节结束蝎子精才出现。而电视剧设计让两条线交织联系,私以为除了使剧情紧凑,用意之一也是在蝎子精和女王之间形成对比。蝎子精是妖,女王是人,二者的表现和唐僧在其间的态度有明显差距。

蝎子精:你刚才和那女王软语温存柔情蜜意,怎么对我不理呀?
唐僧:人妖岂能相提并论!

这一句也是借蝎子精之口印证了方才唐僧和女王确有情愫流露。

3.侧面描写

除了蝎子精,悟空对整件事全程播报。他非常通透,深刻明白这是唐僧的情关,自己不能替他摆平,考验的是他自己的心性。在太师提亲后他首先试探确认唐僧的心意,看唐僧态度坚决才献出定身计;在“夜赏国宝”之时,八戒和沙僧担心唐僧遭受恶意,悟空说倒有一番好意,看他自己的定力了。在女王处悟空放任唐僧自己接受考验,到了蝎子精便立马打上门来,从悟空的态度能看出来谁是唐僧的情关,谁是要孙行者摆平的妖魔鬼怪。

最后唐僧拱手辞别女王,八戒打诨说这女王还挺多情,悟空说不是她多情还惹不出这么多事来多情明示了女王的动情,惹事暗示了唐僧的动摇。


综上,在导演编剧的改编和演员的演绎下,剧版呈现了和原著较大的不同,原著唐僧心性坚定,如其他难一样主要还是靠行者斗智斗勇;改编后唐僧和女王之间产生了比较明显的情愫了。正如评论区 @疯途看客 所说:

原著女儿国一难侧重于考验唐僧的“色心淫欲”,而电视剧更侧重于考验唐僧的“男女之情”,类似于过情关。

虽然改编后唐僧看似不那么坚定,我倒觉得人物形象更加饱满,符合人性,而女儿国国王形象的丰满也对比出人和妖的区别,人是讲感情的。当然最终唐僧没有正式拒绝女王显得他信念不够坚定,可能因为剧作方太爱这对 CP 吧,不忍心直接拆散,给观众留了想象空间。不过我觉得这也另有一番妙处,唐僧师徒很多难都不是靠自己渡过的,渡难只是佛门的考验,并不要求他们自己如何神通广大,每次濒临失败边缘,仙家都会出手捞一把。可能这一难也如是吧,对于唐僧是十分艰难的一难,故而才安排蝎子精打断。正如评论区 @lpz@陆凌君 所说:

如果没有蝎子精,唐僧会不会真的就留下了,蝎子精掳走他,也给了他恢复理智的时间。
剧版蝎子精像是仙佛两家安排的后手,就跟唐僧身边的值日功曹一样,兜不住的时候救场。

换了蝎子精和唐僧缠绵,唐僧瞬间就清醒坚定了,跳过了对“儿女情长”的考验,换成了纯粹的“色心淫欲”,显然,无论是原著的唐僧还是剧中的唐僧,对“色心淫欲”是坚定不疑的,然而剧中的唐僧能否过情关,确实是艰难的考验。

借用其他回答下的一个评论 @边缘系统

剧里是圣人像,但有凡心;书里是凡人像,但不忘圣心。

书中和剧中的唐僧形象恰有互补之感,都很丰富,都很合理。

?

转载请注明:微图摘 » 唐僧真的对女儿国国王动了情吗?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