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黄金几乎在所有文明里都是贵重金属,并且作为了货币?

知乎日报 HJ·X 83℃ 评论

为什么黄金几乎在所有文明里都是贵重金属,并且作为了货币?

图片:

HJ·X,教师

1、含量低

周期表中铁镍之后的元素,都无法通过恒星核反应大量生成,因为铁是核反应的能量最低的终点,放热核反应的最终产物必然是铁,所以铁之前的元素,会作为恒星核反应的中间步骤而大量存在,铁镍之后的元素则含量极低。

通常认为,地球上的重元素主要来自于远古超新星爆发,因为超新星爆发时能量极为充沛,会生成一些高能物质。即便如此,离铁镍最遥远的,超重的锇铱铂金仍属于最稀少的元素。

注:更重的铊铅铋钍铀,地壳含量反而高于锇铱铂金,有特殊的原因:它们是后续众多放射性元素逐级衰变的较稳定产物,所以有累积的效果。

2、化学性质

自然界的金属几乎都以化合物形态存在,金却完全以单质状态存在,因为金的化学性质极为惰性。所以,一方面,黄金无需冶炼,任何文明都可以从自然界直接获得黄金;另一方面,储备黄金非常踏实,无需担心生锈变质。

3、物理性质

不同于普通金属的银白色、灰白色,以及生锈后的污化光泽,金的自然状态为恒定的金黄色,美观且极易识别;

此外,金质地相对柔软,方便交易过程中随意切割。

更重要的是,元素不灭。

某些依靠特殊结构方式而产生的价值,比如金刚石、芯片、药物、珍珠等等,都有可能用相对廉价的原料无限生产;但元素不行,任何化学合成、生物制造、工业冶炼加工都不改变元素的种类和数量。点石成金、炼金术的永恒失败为贵金属提供最核心的价值保证。

即使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可以通过核反应制造新元素,贵金属也无望人造。分三条途径:

①核反应堆产物提取,是唯一生产成本不是高得离谱的方式,但衰变产物终止于铊铅铋,裂变产物直接跳到氙钡镧附近和锆钼钌附近,完美避开了锇铱铂金。

②中子照射,中子源成本极高,产率低或极低,且只能在周期表中相邻元素右移,即制造贵金属的原料还是贵金属。

③通过加速器轰击合成的稳定元素,耗能巨大,产品以可数的原子数计算,远不够称量,结果当然是极端昂贵,远远远超自然矿物中获取的成本,没有丝毫工业价值。所以整个地球的锇铱铂金含量恒定,贵金属保值展现出无法比拟的优势。

像贵金属这样总量恒定、无法再生的财产,种类非常少,还有其它三种:

——文物虽然属于此类,但持有、甄别、估值等等门槛太高,当作货币就更不用想了;

——限量版的商品、限量发行的纪念币、邮票、比特币等等,发行者仍可以不断的生产它们的类似物,比如新款限量版、另一纪念币、另一邮票、另一数字货币。所以最终结果仍然近似于无限生产,仅其中极少数种类因特殊的历史地位而向文物类型转化。

——土地当然严格满足总量恒定、无法再生,可惜土地显然不能当作货币交易。土地和黄金的重要性已被中国古人刻在民族记忆之中,然而刻在犹太人的民族记忆之中的只有黄金,因为黄金比土地多一个优点,就是方便携带和隐匿,这在乱世中格外重要。

三种裂变的产物,直接跳到氙钡镧附近和锆钼钌附近,横坐标为质量数

4、贵金属中的佼佼者

单从保值和方便性来看,稀有的贵金属都可以做最佳货币,但是黄金拥有色泽和自然易得两大优点,使得黄金货币具有反复出现的、无法替代的历史惯性:

自然界能够直接获取的漂亮不朽物品并不多,比如贝壳、金砂、晶体,前两个都曾成为货币。自然晶体即宝石,各颗粒之间大小和净度差异太大而没法被当成货币;各种贝壳中,宝螺科动物的壳较特殊——厚实圆润不易磨损,曾经被当作货币,不过各贝壳的大小色泽差异仍然存在;市场反复博弈之后,完全同质且可以自由分割的黄金毫无悬念地成为最后赢家。

宝螺科贝壳

正如题主所说,在进行物物交换的古人眼里,金没有太多实用价值。我们可以假设,最开始金灿灿的金并不贵。但是,金的稀有性和不可再生性保证其不会贬值(不同于贝壳),而且不会变质、变小(不同于粮食、铜铁)。即使缺乏相关知识,不同种类财产的持有者在经历现实拷打之后,也不得不追逐更「踏实」的黄金。所以即便在古代,金也能凸显出长期价值储备的最佳载体的特质,富裕阶层更倾向于储备黄金,导致流通黄金越发稀少,价值飙升,并从此始终保持在高位。不过,这也造成一个后果——金币在很多文明的日常交易中日渐稀少,让其它金属的辅币成为主流,黄金变成衡量财富价值的幕后之锚。

转载请注明:微图摘 » 为什么黄金几乎在所有文明里都是贵重金属,并且作为了货币?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