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前明月光

豆瓣一刻 豆瓣:佹俏???? 323℃ 评论

张读《宣室志》中,除了有上一篇“裴少尹”那种情节精彩的怪谈,还有很多角色奇葩的故事。比如这一篇中的王先生,我觉得就是一位十分“没溜儿”的得道高人,他像个老顽童一样,在故事里做着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连他所身怀的神奇法术,看起来也似乎颇为无厘头。下面,就来看故事——墙前明月光。

话说唐穆宗长庆初年,有一位王先生,家住在乌江上游,平日里行事很低调,神神秘秘的,因此左邻右里全都觉得他有点儿奇怪,个别人还觉得他或许是个鼓捣神神鬼鬼的妖妄之人。总之,大家一致认为——这个宅男不太正常,大概是有病。

而之所以人们会觉得王先生有些道道儿,没准会妖术,主要是因为这样一件事情:

有一次,王先生所住的街道社区失火,火势凶猛,浓烟滚滚,蔓延烧毁了许多房屋。就在村儿里人全抄起水桶,忙着打水救火时,王先生很反常地来到了人群之中。

他时而望望大火,时而看看人群,从神情上来看,似乎还很焦急,完全不是平日里那副悠悠然的模样。

只见他看了一阵,忽然一跺脚,走到大火前,厉声大骂道:“别他妈烧了!停下来!大火快给我停下来!”

他此话一出,不知道“大火”停没停,反正“大伙”是全停了下来。众人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他,心说OTAKU的思维果然与众不同,这是打算用口水喷灭大火吗?然而,就在大家想让他快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的时候,十分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随着王先生的咒骂,火势竟然真的骤然减缓,很快地停了下来!

从这件事后,社区里的群众们就开始真正感觉到王先生的不寻常了,有人把他惊为天人,有人将他看成妖孽,总之,能干出骂灭大火这种事情的人,一定不是凡夫俗子。别说火最后灭没灭,单就能想出“骂火”这么有创意的主意来,这个人一定不是奇才就是奇葩。由此,王先生的大名和他的传奇事迹逐渐在附近流传开来。

长庆年间,有个叫杨晦之的弘农人,素来好寻仙访道,有次从长安东游吴楚,来到乌江地区,听说了关于王先生的离奇传说,于是就登门前去拜访他。等来到王先生的家中,一看他的相貌打扮,杨晦之就觉得自己这次寻访到高人了。只见王先生身穿褐衣,头戴玄绡巾,端坐在几案之后,看岁数不过人到中年,长相更是清秀俊美,风骨超然。

得遇高人,特别还是长得这么帅气的高人,杨晦之自然不敢怠慢,他礼数周到地向王先生拜了又拜,而先生对此不过是略略拱手还礼,让他坐在身边罢了。

宾主落座后,两人一番畅谈,王先生的谈吐议论晓畅玄妙,出人意表,杨晦之听了更加对他深深地仰慕拜服,而且觉得聊这么一天还没聊够,于是就请求留宿一夜,晚上俩人好继续唠。这一天,是阴历的八月十二。

到了晚上,夜色渐浓,两人言谈间,王先生说自己的草屋光线太暗了,于是便朝里屋喊了几声“七娘”,然后对杨晦之和颜笑道:“小友既然好道,你我又如此聊得来,那老夫今晚就为你露一手,且等小女七娘出来。”杨晦之闻言大喜,心想今天真是来着了,不但能看老神仙显露手段,还有红袖夜半添灯——老神仙的女儿,那肯定是个相貌出尘的小仙女吧?

然而,等杨晦之见到里屋的“七娘”走出来时,却不禁大惊失色,这个“七娘”非但不是个貌美如花的小仙女,反而是个容颜枯槁的老太婆……看着头发全白,年纪似乎已逾古稀的老妇扶杖而来,杨晦之一时无语,心中诧异道:“这是女儿?这是老妈吧!”

王先生看了看杨晦之的表情,仿佛猜到了他心中的所思所想,于是尴尬地笑了笑说:“呃……那个什么,小友你别瞎猜,这就是我女儿。臭丫头小时候太懒,任我怎么劝说,也不随我勤修道术,如今光阴飞逝,老成了这副德性,她也正后悔呢!”他话音未落,就听老太婆气得骂道:“老妖怪,你有完没完?谁说我后悔,你以为,你长得像你闺女的儿子很值得炫耀吗?”

杨晦之听了,忙问道:“先生,这是真的?那——那您的闺女都已经这么老了,您现在得多大岁数了?”王先生笑了笑,并没回答,反而转头对老太婆说:“七娘啊,咱家屋里太暗了,黑灯瞎火的聊天不痛快,你去照着今晚的月亮剪个纸月亮来,一会儿贴在屋里的东墙上。”

老太婆似乎还在生着父亲的气,闷哼一声,转头就去找纸和剪刀,向屋外走去,边走还边嘟囔道:“人来疯儿的老东西,会两下小伎俩就没完没了的穷显摆……”

老妇出去了一段时间后,才又重新走进屋里来,手里拿着个剪好的纸月亮,看样子并不圆满,是个凸月,似乎还真是照着今晚的月亮剪出来的。她慢吞吞地来到东墙边,将纸月亮贴在墙上,随后,就听王先生嘴里念念有词地在叨咕着什么,等他咒语念完,墙上的纸月亮就真的自己发起光来。光芒耀眼,清辉遍地,照得整个屋子全明亮起来,似乎连角落里的毫毛都能令人看得一清二楚……

杨晦之见到这副奇景后,惊讶得忙跑到门口,看看屋外悬于夜空之上的月亮,又看看屋内挂在墙上的月亮,两者几乎一模一样,令人真假莫辨。而等他大张着嘴巴看向王先生时,只见王先生也在略带得意地一边笑,一边看着他。

如此玄妙莫测的法术令杨晦之大为惊叹,不由心中对王先生更加敬服了。可就在此时,却听“七娘”冷嘲热讽地说道:“哼,少见多怪,至于不至于这么惊讶,其实是老妖怪天天窝在家里不干活,没钱买灯油,才琢磨出来这么一招的……”

第二天清晨,杨晦之起床,准备向王先生告辞离去。走出房门时,见到王先生正拿着支木杖蹲在院中,在地上不知画着什么。他拱手作揖,向王先生拜别,可王先生却没理他。老家伙直到把地上的图案画完,才长叹一声,站起身来,笑着看向他。其后,院中忽然狂风骤起,尘沙掩天,搞得天地间一片昏暗。过了许久,风尘才渐渐消去,等到杨晦之睁开眼再看时,不禁惊得毛发悚立、汗流浃背,原来,此时的院中早已化为了崇山峻岭,悬崖险峻,山谷重叠,就在他的眼前,还堆积着很大的一片乱石……

杨晦之看着眼前的景象,一时还没回过神来,就又见站在陡崖之上的王先生笑呵呵地对他说道:“尘世匆匆,光阴如水,高山深谷转瞬变迁,孩子呀,你要回哪儿去呢?”

杨晦之听了更加惊恐,怎么着?老头子一直挺好说话的,为什么要走了闹这出幺蛾子呢?莫非……莫非自己此行已经和刘阮王质一般,误入仙境了?一念及此,杨晦之急得哭了出来,说道:“诚不知世上真的有沧海桑田一朝变幻这种事,先生,难道您是想告诉我,我已误入仙境,仙都一瞬,尘世就已千年了吗?我……我已经回不去我来时的那个人世了?”

王先生面色凝重地注视他良久,在看得直到杨晦之几乎就要觉得自己猜对了时,他忽然呲牙一笑,贱嗖嗖地说:“哈哈哈哈哈哈,你果然想多了,中招了吧!别担心,这就是我早上起来闲得无聊,跟你逗逗闷子而已……”说着,他就从悬崖之上飞至院角,拿起把扫帚,在高山深谷中扫了起来,随着他的每一下扫动,烟尘乍起,等到风尘散去时,门庭已经恢复如初了。

杨晦之见此,忙再次向这位老神仙拜别,怀着一种不知是喜悦还是郁闷,又或者是无奈地心情,逃命般地打马扬鞭而去……

【原文】

有王先生者,家于乌江上,隐其迹,由是里人不能辨,或以为妖妄。一日里中火起,延烧庐舍,生即往视之,厉声呼曰:“火且止!火且止!”于是火灭,里人始奇之。长庆中,有弘农杨晦之,自长安东游吴楚,行至乌江,闻先生高躅,就门往谒。先生戴玄绡巾,衣褐衣,隐几而坐,风骨清美。晦之再拜备礼,先生拱揖而已,命晦之坐其侧。其议论玄畅,迥出意表,晦之愈健慕,于是留宿。是日乃八月十二日也。先生召其女七娘者,乃一老妪也,年七十余,发尽白,扶杖而来。先生谓晦之曰:“此我女也,惰而不好道,今且老矣。”既而谓七娘曰:“汝为吾刻纸状今夕之月,置于室东垣上。”有顷,七娘以纸月施于垣上,夕有奇光自发,洞照一室,纤毫尽辨,晦之惊叹不测。及晓将去,先生以杖画地,俄有尘起,天地尽晦。久之尘敛,视其庭,则悬崖峻险,山谷重叠,前有积石尽目,晦之悸然背汗,毛发竖立。先生曰:“陵谷速迁,吾子安所归乎?”晦之益恐,洒泣言曰:“诚不知一旦有桑田之变,岂仙都瞬息,而尘世已千岁乎?”先生笑曰:“子无惧也,所以为娱耳。”于是持帚扫其庭,又有尘起,有顷尘敛,门庭如旧。晦之喜,即驰马而去。

——《宣室志·王先生》

“王先生”的这个故事,在有些没有补遗的十卷本《宣室志》中,并没有出现。张读的十卷原本《宣室志》早已散佚,如今我们所能见到最早的版本,是明钞本和《稗海》本,两个版本均是十卷外再附补遗,共十一卷,而这两个版本也大概都是从《太平广记》中辑出的。并且,除了补遗的部分,现在常见的十卷本中也有见之《太平广记》的六十五条并没有被辑入。

从故事中来看,“王先生”这个人物形象似乎有些过于刻意,不论是“骂火”,还是“贴月亮”,又或者是“画山”,哪段情节似乎都会给人一种故意秀奇术的感觉,这个“没溜儿”的老家伙太像是个“故事里的人”,而非真正存在的人。但有趣的是,关于“王先生”的记载并不仅出现于《宣室志》这一本书中,在《酉阳杂俎》前集卷二的《壶史》里,也有这样一段文字:

长庆初,山人杨隐之在郴州,常寻访道者。有唐居士,土人谓百岁人,杨谒之,因留杨止宿。及夜,呼其女曰:“可将一下弦月子来。”其女遂帖月于壁上,如片纸耳。唐即起祝之曰:“今夕有客,可赐光明。”言讫,一室朗若张烛。

在稍早于张读的段成式笔下,展现“墙前明月光”绝技的这位高人,不姓“王”,而姓“唐”,并且还是个“居士”,而那个曾经见过他“贴月亮”的人,也不叫“杨晦之”,而叫“杨隐之”。但这几处文本上的差异几乎约等于零,“王”“唐”本就音近,“晦之”“隐之”又根本就是一个玩意儿,所以,从这两本书中的记载来看,似乎我们可以相信,在唐代的那个时候,真的曾有过这么一位能够贴个月亮在墙上的高人,至少,关于这位不知姓王还是姓唐的先生“贴月亮”的传闻,应该是存在过的。

在《酉阳杂俎》里,唐先生的神通还仅止于“墙前明月光”,而到了《宣室志》时,在众口相传以及人们强大脑洞的共同努力下,他又修炼出了“口头灭火”和“3D打印”的绝技。其实,有关于这个故事的变形和发展好像还不至于此,在元人伊士珍的《琅嬛记》和明人陈诗教的《花里活》中,还有这样一个故事,我总怀疑或许和这个“贴月亮”的传说有关:

杨隐之女有仙术,与父争衡。隐之以土拈作小丸,散土中,即生梧桐数株,枝叶青葱。女以素绫剪小鱼,一沾水即跃去。共为笑乐,忘其贫约。

故事中说,有个叫作杨隐之的家伙,他和他女儿都通晓仙术,然而女儿常常不服老爹,总想和他分个高下。有一次,杨隐之遂了女儿的愿,抓了把土搓出许多小丸子,又埋回地里,不一会儿,土中就长出了好多株梧桐树,棵棵枝叶繁茂。女儿见此,也不甘示弱,拿来些白绫剪成小鱼,扔到水中。白绫一沾水,即刻便化作了活鱼,在水中跳跃游弋。父女俩以此为乐,忘记了生活中物质上的穷困。

当然,虽然这个故事中的杨隐之不知是何许人也,但他也可能并非是段成式笔下的杨隐之或张读笔下的杨晦之,不过,“剪鱼”和“剪月亮”的相似,总让我疑心三个故事间是否存在着怎样的联系。

最后,平心而论,王先生的这个故事其实并没有怎样发人深思的内核以及令人着迷的情节,但我总觉得那幕“墙前明月光”的场景,尤其地浪漫和富于想象力,这也是我想要写这一篇原因。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转载请注明:微图摘 » 墙前明月光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